殇雨

今天玩第五人格

今天玩第五,遇上一个厂长。

被TA抓了n次,但TA也放走了我n次。

我玩的园丁。

队里有三个园丁,我被无数次地放走但是最后还是失败了。

就是想记录一下,这局让我非常激动的游戏。

好感谢TA的手下留情。

占tag抱歉

置顶

好滴,这里殇雨,叫我啥都行。大多的文章都是转载过来的,所以我不是原创(对作者们鞠躬)。偶尔也会写自己的文(不,是一年写一次)我会尽量少转发,毕竟是别人的,我也不好一直转发到自己的主页上。

好啦,请大家多多关照!

求忘羡文

求一个忘羡文,具体内容我不太记得,反正就是羡羡是坏人(?)就是吸血鬼之类的然后汪叽是好人(?)然后羡羡在外面浪的时候看到了汪叽,觉得他长得好看就想办法把他引到了他的城堡里。汪叽是出来为叔父找药的,好像是玫瑰?羡羡就是那朵玫瑰(?)之后他俩朝夕相处互相喜欢上了彼此,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羡羡就牺牲自己让汪叽把玫瑰带回去救叔父了。是个BE,求各位帮我留意一下呀,谢谢!占tag抱歉(鞠躬)

啊啊啊啊啊谢谢你们,撒浪嘿哟!
Emmm车我会看怎么写怎么发的,学生党请理解...😁

忘羡假车

有点短,看看吧,真车在下半部分,改天看有没有人看才决定要不要写。

https://shimo.im/docs/53agRDoIweEl8u4E/ 《忘羡甜醋车(现代)》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当小受变小了[忘羡篇]

不是我的哟!

深雪糕月:

“魏婴?魏婴!”魏无羡在睡梦中被呼喊了起来,不情愿的揉了揉朦胧的眼睛“怎么了,蓝湛?”“等等,我的声音?”魏无羡抬起手看了看,发现他整个人都缩小了,变成了一个八九岁的孩童。




魏无羡起来,宽大的衣袍滑落了下来漏出了精致的锁骨,再配上他的表情,诱惑十足,看的蓝忘机是兽性大发,但魏无羡此刻是孩童模样,不能天天,




“等一下”蓝忘机走出了静室,正好看到了在静室旁的蓝景仪




“景仪!”




这一叫可把蓝景仪吓得够呛,蓝景仪认为完了,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含光君难道又要罚我抄家规?虽然蓝景仪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还是面不改色的走了过去




“含光君唤我何事?”




“你可有小时候的衣服?”




“啊!有!有!”蓝景仪把衣服给了蓝忘机后,就急忙溜走了




魏无羡穿上了衣服,不得不说,如果把魏无羡脸上挑逗的表情去掉,他绝对像是个雅正的蓝家人(夫妻相),魏无羡搂着蓝忘机的脖子,故意用孩童的软糯的声音说“蓝~二~哥哥~,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吧!好~不~好~”




“嗯!”一路上遇到了许多蓝家弟子都纷纷用着惊骇的眼神瞅着魏无羡和蓝忘机,世人都知道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结为道侣,而此时蓝忘机身上还多了一个小孩,这个小孩还这么像魏无羡,难道是魏无羡生的?但大家还是很识相的谁都没问




但总是有不怕死的,就比如:




“含光君,这个孩子是魏前辈生的?”蓝景仪正看见魏无羡他们在吃饭,便凑过来不怕死的问道。




魏无羡一听,恶趣味就上来了“你是谁?找我爹爹干嘛?”蓝忘机自然是知道魏无羡的意思,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嘴角微微上扬了




“哥哥不是坏人?你叫什么名字啊!”蓝景仪低声说“难道男人也可以生孩子?”虽然是很小声,但在场都是修真之人,能听不见?魏无羡一听,明白这是上套了“我叫蓝忘羡”“哥哥你人这么好能不能帮我个忙啊?”




“什么忙?”




魏无羡凑近说“我因为太淘气了,被爹爹罚抄家规了,哥哥能帮我抄抄吗?”




蓝景仪一听,就认为蓝忘机太凶了,连自己孩子都罚。




“嗯……好!”我刷刷好感,等含光君罚我的时候,这孩子好帮我求求情,反正都抄习惯了




待蓝景仪走后,魏无羡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哈!笑死我了!”




蓝忘机一脸笑意的瞅着魏无羡




“蓝湛!咱们去云梦,逗逗师妹去!”




“好!”




魏无羡一下就亲上了蓝忘机的脸,蓝忘机的耳垂一下子就变成了粉红色




魏无羡默默地想:蓝湛也太可爱了,还是这么害羞〃∀〃



篇十 挽轻舟

嗯,原作者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忘羡不渝:

完结篇,特别长,谢谢一路追文坚持看完的道友们。


祝蓝二哥哥生日快乐🎂.




——————————————————




舟车劳顿,才是生贺文该有的觉悟。。。(不是)


——————————————————






啊嚏!


一个响亮的喷嚏打碎了月光下的旖旎。蓝忘机赶快放开了怀里的人,拉到跟前仔细的瞧着,手也摸上了对方的脉。


【没事儿】魏无羡却是不甚在意的揉了揉鼻子,心里却是懊恼自己的喷嚏打的忒不是时候。【刚刚冷泉冻死我了】


蓝忘机看着那张大大咧咧的笑脸,心里生气他的不在意,话到嘴边却只剩了心疼的口气。


【不可大意,先上岸。】


【说起来,这到底是哪儿啊?看着已不像在云深不知处了。】


魏无羡两手按在蓝忘机肩上,噌的一下蹿出水面,伸长了脖子向四周一望,真真是接天莲叶无穷碧,荷花映月别样红。景致虽好,但岸却离得远得很。


哗啦一声,魏无羡又落回水里,水花又溅了二人一脸。蓝忘机抬手替魏无羡擦掉眉眼旁的水珠,魏无羡伸着脖子安然受着。


【蓝湛,我看着这儿怎么是莲花湖的荷塘?你来过吗?】魏无羡虽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地方,却是疑惑怎么突然就来了云梦。


【没有。】


【那就奇怪了,照理说,梦境都应当是你的所见所想。】


【或许并非我的梦境。】蓝忘机答。魏无羡想了想,道


【难道是我的梦境?哦,好像有几分道理。这云梦一带的荷塘,我是熟的不能再熟了,能梦见不奇怪。这莲花湖蔓延数百里呢,我们这儿里岸边还远的很,游过去得累死了,我知道有个地方应该停了小船,跟我来。】




荷塘深处,一处颇为繁盛的地方,停着一叶仅够两人容身的小舟。


魏无羡拨开层层叠叠的莲叶,攀上船舷,双手一撑,翻身上了船。蓝忘机在一旁扶着船身,看魏无羡稳妥的上了船,才收了手,抽出避尘,向空中一指,一人一剑便哗啦啦的出了水升至半空。蓝忘机足尖微动,在空中优雅转身,轻轻巧巧的落在小舟的另一头。


【嘿,我怎么忘了你能御剑了,这样到岸上去倒是方便了。】魏无羡赞道,语气里不经意的带上了几分艳羡。蓝忘机噌的一声还剑入鞘,跪坐下来,道


【暂且在此吧。】


说完,脱下自己的外衣,要给魏无羡披上。


【都湿了,盖着更容易着凉。】


蓝忘机不答,似乎在思考该怎么办。


【这儿是夏天的的云梦,脱了也不冷。先脱下来,晾干再穿。】


魏无羡说着也开始扒衣服,蓝忘机上身不易察觉的往后仰了仰,目光也突然的转开。魏无羡却是注意到了,心里顿时一阵儿酥麻,蓝湛害羞的样子真是让人。。。难忍!


魏无羡把外衣刷刷两下剥了往船尾一扔,膝盖慢慢往蓝忘机的方向挪。


【蓝湛!看我。】


蓝忘机垂着眼帘转回目光,看见魏无羡中衣的领口已经松开,一截优美的锁骨在月色下泛着水光。


【不好意思了?刚刚亲我的时候怎么胆子这么大。】魏无羡不怀好意的戳穿道。


【没有。】


二人膝头相触。


【什么没有?蓝湛你就是害羞了。】


魏无羡双手撑住蓝忘机身旁的船舷,附身听了听蓝忘机的心跳,嘴角不由自主的勾了起来。他直起身,慢慢的凑近蓝忘机,魏无羡近一寸,蓝忘机退一寸,目光却再不能转开分毫。


蓝忘机后背很快抵上了船舷,只能绷着脸看着魏无羡继续靠近,直到两人额头相碰,鼻尖相擦,终于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液。魏无羡听见了喉结分明的滑动,忍不住得意的发出一声轻笑,微微侧了头,软软糯糯的道


【二哥哥,我要亲你啦。】




挽轻舟外链 






深蓝的夜幕开始微微泛白的时候,二人在小舟中相拥而卧,紧紧依偎。


总觉得,今日的卯时,来的格外不近人情。


魏无羡在蓝忘机肩窝蹭了蹭,道


【蓝二哥哥,疼,你快亲亲我。】


蓝忘机依言吻下,这一吻却是今晚最温柔克制的,舌尖微微交缠了一会儿,便分了开来,只是分开前在魏无羡下唇上轻轻的咬了咬。


【哪里疼?】


魏无羡轻轻舔了舔被蓝忘机轻咬的地方,似是意犹未尽道


【你猜?】


蓝忘机顿了顿,目光避开了。


【害羞了?你肏我的时候,可一点儿都不害羞啊。。。含光君,刚做下的事儿,提了裤子就不认了。唔。。唔唔。】


蓝忘机听不下去了,又一深吻堵上了那张胡说八道的嘴。直到满腔又都是蓝忘机清冷的檀香,魏无羡这才餍足的砸了砸嘴道,


【蓝湛,你该走啦。】


魏无羡又软塌塌的窝回蓝忘机怀里,脑袋一仰靠在蓝忘机肩上,呼呼的吹着蓝忘机的鬓发。蓝忘机微微侧卧,一手把如瀑的青丝捞到一边,一手牢牢的圈了魏无羡的肩。


蓝忘机不答,只默默地看着怀里的人。


【你在想什么?又不理我。】魏无羡见蓝忘机一言不发,拿了手里玩着的抹额,撩了撩蓝忘机的下颚。


【魏婴。】


【嗯?】


【你可想找一肉身?】


魏无羡玩儿抹额的手一顿,少有的半响没说话。


蓝湛也不催,只是紧紧的拥着怀里的人。




想啊,当然想,虽然现在也很好,但他还有更多的事想和蓝湛一起做,想带蓝湛真正的去摘莲蓬打山鸡,想带蓝湛回莲花坞爬树偷枣,想吃辣子鸡,想喝排骨汤,想和蓝湛一起郑重的在祠堂里三拜,想和蓝湛一辈子一起夜猎。。


可是


【我可以吗?】


且不说夺舍这种事他做不出来,就算他一狠心做了,置蓝湛于何地,他重归于世,仙门百家恐怕还是容他不下,到时候会不会连累了蓝湛,甚至整个姑苏蓝氏。。。会不会成为第二个莲花坞,第二个乱葬岗?


他怕,是真的怕了……


蓝湛感觉到怀里的人在轻轻颤抖,又加重了怀抱。


【若遇失魂之人,请的亲友首肯,可以一试。】


羡羡的眉眼亮了亮,看向蓝湛。


虽然心头种种担忧,但抱着他的双臂却让人不自觉的就觉得很安心,冰霜之下却格外郑重认真的神情,莫名就让人心里软糯糯的,只想点头说好。


纵观魏无羡一生,跌宕起伏,风口浪尖,虽然有过风光无限,恣意潇洒,但安稳的日子却是没过上几天。无论多苦多累,多喜多悲,他都必须昂起骄傲的头颅,冲在风雨的最前面。


第一次,他可以懵懵懂懂的点头说好,不去想,不去猜,把自己全部的生死喜悲交到另一个人手心。


眼里有一股湿热涌起,模糊了蓝忘机昳丽的面容,魏无羡复又低下头来,靠在蓝忘机胸前,任凭咸湿的热泪,润湿了蓝忘机胸前那与他一模一样的太阳疤痕。


半晌,待道声音不在哽咽,魏无羡才开口道


【啊,蓝湛啊,失魂的人可不好找,还得家里人同意,谁家里人会同意被一个十恶不赦的邪魔外道占了自己亲人的魂啊?】


【你不恶,会有的。】


【就算有,也肯定少不得要求人,说好话至少少不了了吧?蓝二哥哥,你会说好话么?我怎么记得你开口都是不字打头啊,那可怎么给我找肉身啊,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边说一边想着蓝忘机冻着个脸和悲痛的家属说,请把这具身体给我的样子,就忍不住笑的打滚儿。蓝湛一边揽住怀里的人,不让他滚下船去,一边说


【可以学,你教我。】


魏无羡听了,一脸坏笑地看向蓝湛,【没想到啊,蓝湛,也有你要我教你东西的一日呢,蓝老头,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看着上一刻还难过的涕泪横流,现在又笑的眼角飙泪泪的人,略微无奈的心疼的叹了口气道


【是叔父。】


【是是是,是叔父,肯定胡子都要气飞。。。哈哈哈,不过啊,蓝湛。。。】


说着魏无羡又撑起身子靠近蓝湛,另一只手轻轻的撩了撩蓝湛额前的碎发。


【你这么好看,说不定不开口,人家就双手奉上了呢。】








三月后。


蓝忘机梳洗停当出门的时候,看见蓝曦臣正站在小院中逗弄满院的小白团子。


【兄长。】


蓝忘机赶紧上前行礼。蓝曦臣放下在怀里蹭来蹭去的小雪球,起身,还礼道,


【忘机,今日起晚了?】


蓝忘机想起昨夜又在香炉中与魏无羡厮磨至天光微亮,面上微微一僵,几分羞赧道


【是,贪睡了一刻。】


蓝曦臣也不知是看出了什么,还是猜到了什么,眼中笑意微澜,道


【晚上累了,多睡一会儿也无大错。我来找你,是因为大樊山和莫家庄近日来都不太太平,莫家庄出了一些低阶走尸伤人的事情,我已交代了思追与景仪,由他们带一路门生过去,应当可以妥善处理。】


蓝忘机听了也略一颔首


【是,思追和景仪课业都极为扎实,该到学会独当一面的时候了。】


【至于大樊山嘛,传闻出现了不少失魂之人,我听了门生的回报,觉得颇为蹊跷,希望你能亲自去一趟查看。正好,两处隔得不远,你带着小辈们去,万一有什么意外,也能照顾的到。】


蓝忘机听到‘失魂’二字已经腾然抬头,蓝曦臣虽是继续波澜不惊的说了下去,但兄弟二人眼神交错间,蓝忘机已经明白了兄长为何特意今早来找他。


【兄长。。】蓝忘机微微动容道。蓝曦臣却抬手止了他,在蓝忘机肩头拍了拍,温言道。


【你懂我的意思就好,忘机,日子还长。】




晚间二人再见时,蓝忘机犹豫再三,还是在魏无羡的逗弄下,说了实情。心中雀跃,想与最爱的人分享,却又怕到头来一场空,让人白白高兴一场。


魏无羡略微有些心疼的抚上蓝忘机的脸颊,道


【蓝二哥哥,你别担心,你什么都可以和我讲的,我也什么都会和你讲。】


【对不起。】蓝忘机微微垂了眼帘,像个犯错的孩子。魏无羡笑笑,指腹在蓝忘机脸上轻轻地摩挲,接着道


【不必,蓝湛,你我之间,永远不必说谢谢和对不起,好吗?我们约定,谁说了,另一方就可以生气,使劲的生气那种。】


【好。】蓝忘机抬手覆上魏无羡的手,郑重道。




【那我说一件事,你也不要担心或害怕,可以吗?】


虽然这么说着,魏无羡还是看到蓝忘机抬头的时候,瞳孔明显的缩了一下,呼吸也微微的粗重了几分。


【蓝湛,你可知献舍禁术?是一种邪术,以魂魄为代价,召唤厉鬼邪灵占据肉身为自己复仇。】


魏无羡顿了顿,深吸一口气,还是说了下去,


【我这两天总觉得,有什么人在试图召唤我,我怕是要被献舍了】


他心知姑苏蓝氏最忌讳这些歪魔邪道,可是若是真被他不幸言中,蓝忘机若是有日入了梦境,见不到他,会是怎样的光景,他不敢想,不敢赌。


蓝忘机声线微颤的问道【可有法抵御?】


【我想了很久,目前还无法,我可以不去夺舍,可是,强行献舍,却是无解。】




长久的沉默中,蓝忘机定定的看着魏婴,像是第一次在玉兰树下看见沉睡的他那般,一眼不错,死死地盯住他。


然而视线中的人,还是慢慢的模糊起来。


一行滚烫的泪,顺着蓝忘机苍白而俊美的脸庞滑入了魏无羡轻抚脸颊的手里。




魏无羡苦涩的提了提嘴角,抱头痛哭一向不符他的风格,笑对生死才是他魏婴的男儿本色。


【好啦,蓝二哥哥,别那么冻着个脸,眼下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若是有深仇大恨非要献舍,我去帮他报了这仇,也不是什么天打雷劈的坏事。】


说完又捧过蓝忘机的脸,一阵儿乱亲乱啄,把点点泪滴,全都咽到自己的肚子里去。罢了,还强装了笑意,混着半真半假的担心,道


【我其实更担心,这献舍之人要是是个五大三粗的丑八怪怎么办呀?那我不是亏死了,我魏无羡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了一世,最后还得了你这么个大美人的欢心,简直写进话本儿都不用加工美化的传奇人生,要是最后重生到了一个青面獠牙,膀阔腰圆的大汉身体里,那真是太煞风景啦。】


蓝忘机亦心知魏婴在强颜欢笑,眼下的分分秒秒或许都会是二人最后的温存。蓝忘机强压下心中的汹涌的痛意,稳了稳声音道


【无妨,你还是你。】


【那你说的哦,我的新舍要是难看,你到时候可不许嫌弃我。】笑容里略带狡黠。


【嗯,不会。】


魏婴想了想,又弯起眉眼凑近了道【要是是个美貌的仙子,怎么办呀?哈哈哈哈哈,那我来寻你时,定要你八抬大轿娶了我去,风风光光的嫁到蓝家。】


蓝忘机无言以对,眼神里终于是流露出一丝无奈又纵容的暖意,伸手将那人紧紧的揽入怀里。


【莫要再忘了。】


【嗯?】


蓝忘机低了头,重重的在他命定之人耳旁叮嘱道


【寻我。】




若是真忘了,也罢,我便再寻你一次。


再爱你一生。








————————————————————————


后记:


蓝忘机坐在佛脚镇的客栈里,取了忘机琴,开始给自己奏一曲清心音。


五日了。


魏婴不知从会从哪里醒来?又会遇见什么?深仇大恨到要请夷陵老祖上身的地步,会不会有危险?


他应该会去云深不知处寻他,路上可有盘缠?怕是不会有的,免不了又要睡树根了。


蓝忘机抬头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大樊山。


今夜定要处理完失魂之事,赶回云深。魏婴会不会去寻他?会不会已经在云深不知处了?会不会根本就不会来找他,根本不记得他们的约定了?


呼吸乱了一拍,指下的琴音也漏了一节。


罢了。


蓝忘机按停了琴弦,枯坐半刻,最终还是忍不住拿了空无一物的香炉出来,在手里摩挲着。


十三年了,每夜的这个时候他都为香炉灌注灵力两个时辰。


如今不需要了,却不知道这个时间该做什么。


思念让时间静止,每分每秒都有永远那么漫长难捱。




直到一个蓝氏门生跌跌撞撞的冲进来,打破一室的冰冷寂静


【含光君!山上出事了,您快,快去看看!】


避尘蹭的一声出鞘半寸,蓝忘机一甩广袖,收了香炉,背上忘机琴,跃上避尘化为了一道光影,飞速离去。


大樊山上已是一片混乱,火光四起,到处都有奔走的修士,蓝忘机飞了一圈都没有看到蓝氏门生。


只有一个吓破了胆的别家修士,慌慌张张的从树丛中跌了出来,口中还不断失声尖叫道


【鬼!。。。鬼将军!】


【在哪里?】蓝忘机一步上前拦住那修士,但却不需要任何回答了。


山林深处传来隐隐约约的一阵笛声,曲调和缓,恬淡宁静。天地山林间的喧嚣攸然远退,只剩一个个笑意浅含的音符,轻扣心扉


是忘羡。




(完)











不是我写的哦,可怜的羡羡

星梦草:

「忘羡夫夫甜蜜日常之老祖三天下不了床系列」(27)


蓝忘机:最近天凉。

魏无羡:呵呵呵……

【忘羡】风潮(零)

不是我的

旒柒绮:

·现pa


·刑警羡×医生叽


·第一次写文 文笔什么的应该没有


·ooc是我的 人物是秀秀的


“滚!”


“滚……”


   滚烫的血裹着粘稠的唾液弥漫在整个口腔和喉咽,因发烧而损伤的声带,只能呜咽着发出沙哑的声音。


“魏婴”


“滚……”


   在眉头紧锁地看着他无神的双眼时,除了小心翼翼的让他躺在自己怀中,那人别无他法。


   原本洁白无瑕的外衣因先前一翻打斗,而布满血迹,琥珀色的眼中也血丝满框,离那夜约莫过去了三天。三天前,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带此人逃离那个是非之地,幸得那人平日训练极多,体能极佳,才能一直撑着让他带至此处。


   可是,面对眼前人,看着他所受的那些伤,自己多年来习医所学,全然派不上用处,低下头欲抬手拂去那人因疼痛而生硬挤出的泪水,却只能久久的望着,那手似千斤重,抬不起半点。


   华月初上,他望着窗外,月光洒在他的脸上,映在他琥珀色的眼中,更显惆怅,将怀中人向胸前轻轻一靠,动作不太大,但两人却更紧的贴合在了一起,眼前人已入眠,耳边刚好在唇角,只闻几声细语,不知是说给自己听或向怀中人道,缓缓合上了早已疲惫的眼,耳边仍是那人沙哑嘟囔着的,一声声“滚”。


  

五子析:

原稿装框挂起来后感觉颜色太淡了ಥ_ಥ

以后下手要重一点